深受经济学家父亲影响的中村拓志,还未毕业就受邀隈研吾大师、28岁成立自己的设计公司、每个作品都获奖、始终在探讨项目的经济性与环境性并存的同时,坚持去符号化的设计……

所有的一切,只为心中美好的地球和天地间的那份永恒……

?Kei Tanaka

飞奔少年的灿烂成长

Q

是怎样的契机让你想成为建筑设计师?

受了家父的影响,小时候就立志成为建筑设计师。父亲小时候就对我说:“有一种职业和医生与律师一样,不从属于哪个组织、靠自己力量生存,这职业就是建筑师?!?/p>

孩提时代就喜欢用硬纸箱做一些秘密基地、树屋之类的玩意,漫山遍野地飞奔。想来童年时忘我地在身边做些小空间可以算是我职业的启蒙期。

Q

在日本有很多建筑设计大家,为何选择了隈研吾公司工作?

和隈研吾先生的缘份要从学生时代说起,好几次获胜的竞赛都是他当的评委?!坝质悄惆 本驼庋颐强剂私惶?,他还亲切地问我:“毕业后想做什么?到我们公司来怎样?”。想着在一名对自己有兴趣的建筑大家那工作一定很有趣,于是便进了隈研吾公司。

还有就是受家父的影响。父亲是研究地方经济的学者,不是宏观经济、也非模仿东京这样的大城市;是通过关注区域的产业、文化和历史营建出独特的文化和经济圈那样的地方经济。我也希望通过建筑设计这项工作和当地的文化及产业发生关系。

我毕业那年正好赶上隈研吾开启一边和当地匠人交流一边做设计的“地方时代”??吹剿〔牡钡厣际鞯某ふぬ踝龅穆硗奉阒孛朗豕莸哪P?,充分感受到他尊重地方特色的做法觉得非常棒。

冲动成为了他走向成功的支点

Q

28岁就自己开公司了,这在日本很罕见。当时一定经历了不少挫折吧?

说实话那时真是没想太多,也不知道什么叫害怕,非常冒险。父母和周围的人都反对。

正如刚创业的公司一样开始根本就接不到业务。以前人家都是冲着隈研吾先生名头去的,所以我说的话客户也能接受。然而作为不知名的新人,接的业务只是便宜和赶时间的。有些委托,眼睁睁到别人手上。就这样过了一年,几乎是在没有什么委托的情况中度过的。存的钱也渐渐地花光,就在整个公司快解散的时候接了Lanvin品牌银座旗舰店的设计。

那是个改造项目,虽然只是室内和外立面,但就此人生开了挂。在20多岁时能承接银座中央大道的设计,真的是非常幸运。接下来不断地接到见过这家店设计客户的订单,从此一发不可收。

无我的开始

Q

比较你创业初期,近期的作品风格发生了变化,是什么契机促发了这种改变?

2008年创作Dancing trees,Singing birds后,我的风格发生了很大的转变。该项目是东京中心部的住宅项目。

用地有很多原生的大树,如果砍掉会很可惜。该项目希望达到的目标是:保留树木的同时让住宅有更多的附加价值,保证在东京中心区域里达到最高的容积率,从而使该项目在经济层面上也受益。也就是说,要争取做到环保和增值两不误。让自然尽显奇美,而不是一味地追求漂亮的设计,这真是非常让人心高气顺的一件事。从这个作品开始,不再把我的设计作为主角,而是让自然成为了主角。

人类不时地根据自己的情况来做建筑。我的改变是让自然做为主角,也可以看做是对人类中心主义的一种抵制。

我今后会坚持做崇尚自然的设计。

详解表参道东急Plaza的设计

Q

表参道上的东急Plaza屋顶平台也是出于同样的立场上做的设计吗?

我不是只单单重视自然环境。

建筑周边的环境也很重要,这里的环境包括自然环境在内的商业环境、街区环境等等。如果商业环境和生意不好的话,估计什么都是纸上谈兵了。

这个项目的屋顶绿化,乍一看外观和结构会认为是一种浪费,实际上却是招揽生意的好形式,设计之初我们就向客户提议。

承接来自表参道葱翠欲滴的绿,营造一个更加丰富的林子,绿色吸引着众多人前来、店铺里的人也会增多、营业额也会随之上升。是一个兼顾了绿化和收益最大化的成功案例。

拥有独栋建筑感觉的综合性商业楼

这幢商业建筑座落在名品街和热闹且受年轻人喜爱的原宿后街的十字路口。设计时就考虑如何将这样的特点在外观上表现出来。临街面设计成三间店铺,使其成为拥有路面店形式的建筑。就像表参道上的路易·威登和克里斯蒂娜迪奥那样的独栋建筑,人们对此有这样的期待。

三间路面店并不是只从商业界面中划出来的一块,而是如同拥有自己独栋建筑的感觉。在外立面上切角构成一家店铺这样就能形成3个面。每个面都有自己的独立外立面可以自由地设计。由于主力店铺从地下一层到地面二层整体连接,可以收取高的租金,与此同时在屋顶引入诱人的绿。这里的3间临街店铺上面好像吸住了一片林子、整个建筑也膨膨地浮起来似的。

跨越三层楼高的多棱镜手扶梯的前世今生

该建筑还有一个特点就是直通三楼的入口大厅,需乘坐在多棱镜空间中穿过的手扶电梯。一般的建筑如果是一层到三层的手扶梯会长,人们会犹豫是否进入。而此处多棱镜的效果就是让人们毫不犹豫地接踵而入。

外观看上去有些张扬,但这也是一种地方特色。该建筑的前身是表参道上的一个标志性建筑。这里曾经有创意工作人员一起交谈的沙龙式咖啡厅、工作室等,拥有似半面镜子一般的外观。因此,我在做设计时,结合它的前身,把镜子打碎后揉在一起,形成多棱镜,用多棱镜飞梯空间来连接它的前世和未来。

其次,作为构筑商业环境战略的一环,入口的多棱镜的反射效果起到了扩张入口的视觉效果,即,1个人乘坐了手扶梯会有2、4、8人往楼上走的视觉效果。由此生成行列效应会吸引人们不由自主地跟着进来。

多领域的专家、与使用者进行灵魂对话的设计

Q

感觉你不仅是一名设计师,还承担了本来是开发商要做的商业企划工作。

除了建筑设计师的身份,从更广的视角来说,我还想成为开发商和商业顾问,与建筑设计双骑并进。在这点上还是要归功于家父的影响,毕竟经济学是需要考虑资金的一门学问,不是简单地把赚钱看作是唯一的目的,有自己非常重视的理想。

比如过更加崇尚自然的日子、在东京的中心部引入更多的绿色等等。但理想的实现需要靠资金的支撑,因此有必要考虑如何成功地运营,提出有足够说服力的建议。与其说是赚钱至上主义,不如说是为了实现理想的可持续性设计。再延伸些,就是要考虑多种要因、最终推动社会的改变。

Q

礼拜堂等宗教类建筑需要和精神世界打交道。对于你来说,宗教建筑是怎样的一种存在形式?

各种宗教的共同性就是有“祈祷”的重要行为。特别是当今高节奏的现代生活中的人们,渐渐地会以自我为中心。在这样的状态下越来越有必要安静下来做些祈祷。任何形式的祈祷设施即便是不给设计费我也很想参与。

殷切的追忆场所、近似冥想的行为。我不认为建筑只要满足这些功能就行,还要去考量、去体会使用者的感觉。设计与人们内心深深关联的宗教性建筑是件乐趣十足的工作。

?Koji Fujii / Nacasa & Partners Inc.

Q

上次拜访你的时候,听你阐述狭山陵园的设计理念,想到自己的父亲年事已高当时眼睛都湿润了。你做设计的时候,不仅在和建筑打交道还在接近人们的灵魂。

建筑师也有心理咨询或是治愈师的一面,具有多元化价值。

狭山陵园的管理兼休息处的建筑,屋檐至地板的距离只有1.35米高。周边虽然风景极佳,但特意采用了“半闭”式打坐时会用到的睁眼方式。

眼睛半闭的时候用五感感受世界、想象着注视自己的逝者,特意采用了这样的设计。在这里休息的人们坐着和站着,因为视线高度的变化而入帘的风景会不一样。

站立时人们看到的是倒映在水面的天空与绿树、反射在天花板上的水纹这种间接的自然现象,是一个让人内省的空间。低矮的天花板上无数的百叶倾斜而下形成的屋檐,诱惑着人们走向窗边的座椅;就坐后远处的景色瞬间尽收眼底。望着远处的风景,记忆也随之飘远。绿意漂浮的水面感受风的轻抚,触手可及的木格栅的屋顶包围着的柔和的环境。

观者不仅将狭山美丽的自然收入眼底,还由此发出联想,与故人静静地在沉思的世界中相遇、相处。这幢建筑在设计上方便到此的人们随处接近,营造出独特的氛围和姿态。

?Koji Fujii / Nacasa & Partners Inc.

公司运作模式

Q

请问你们如何定设计周期?如何推进项目的设计?

我们的设计周期一般会比较长。因为需要到当地调查、开发新材料等等??⒊隼春蠡贡匦肟悸窃诮ㄖ峡墒凳┬?。比如防水或是防结露功能等,需要考虑保证材料的功能性。因为需要考虑很多方方面面的事,所以设计周期也会长。中国的业主经常催设计,会说:“赶紧交图!”。

接到首先我们会挑选最适合的人员组成一个工作小组。

推进的方式各种各样。首先会到当地和业主交流、聆听使用者和受用者的感受。在这些调查资料里抽取我认为重要的内容,然后让工作小组发挥,尽可能多的做出方案。然后再从中挑选出几个方案,以此为基础再做出各种尝试、再甄选…就是这样一个不断提炼的循环。

Q

如果有机会请问希望在中国设计怎样的项目?

我对中国的印象是有各色各样的高楼,而日本的话,只是些大体积的四方形积木堆在一起就完事似的。另外中国有顺势而下的瀑布、游玩之心甚浓。我不是非要做那些一定要有好多绿色的项目,有风有光、或是有绿等,和自然有接触、能创造优美作品的项目,不管是怎样的形式都有兴趣。

与建筑恋爱、于时空中永恒

Q

是怎样的动机让你为书起名《恋する建築》?

《恋する建築》表现了人们热爱上建筑、建筑也对人产生依恋的两种状态。书名是种比喻。建筑虽然没有感情,但是在有感情的基础上展开的设计?!傲怠闭飧鲎?,有种不沉稳、讨巧的感觉,不过我并不是要传递这样的形象。想像着门手柄是建筑与人握手的一种形式,以此来开展设计。门手柄如果太没有骨架肯定会令人反感,没有安全感;过细的设计也不行;谁都希望有着实、让人有安心感且手感舒适的门手柄。如果想着门手柄也拥有同样握手的感觉,那人们就会更加热爱使用。不会只是觉得不能使用时就砸掉、毁掉,也不会只有废弃&建造之选了。

现在开始流行珍重古物了,以前的话,基本就是东西旧了就扔掉或是砸掉。如果是自己通过手和肌肤感受并生成爱的建筑就不会出现轻易毁坏的现象了。

透过建筑看人性,当今的社会将变得更好、我们的生活将变得更有有趣而美丽。

并非外观很玄的设计、而是针对两者间的关系来做设计。终极目标就是要达到“依恋”的设计。

Q

作为建筑设计师,拥有怎样的梦想?

想建造像埃及金字塔那样能延续5000年的建筑。(笑)

虽然想做这样的建筑,不过还是要从街区建设、让更多的人参与设计,慢慢地扩大自己的工作设计范围。

专栏介绍

JIA对话是由ARCHINA建筑中国和ARCHINA特邀记者刘佳女士共同发起的对话栏目。探寻设计师们内心的世界,分享他们的成长、他们的苦恼、感受他们的坚毅。

很幸运能接触到站在时代、业界前沿的人们,也很幸运能直言不讳地进行交谈。在我的眼里、他们是平凡的,也会迷茫,拥有可爱、直爽、不加修饰的一面;在我的眼里,他们是执着的,即便遇到挫折,也会不忘心中的理想,朴实地埋头做着他们心爱的事业。

从一开始不知道问什么、到如今的谈笑风声中和设计师们一起探讨共同感兴趣的话题。很感谢曾经陪伴我的人们、特别要感谢受访者对我的宽容与真诚。

希望浅薄的我,通过这栏节目,展现出这些为人熟知的设计师们不同的、更贴近Ta自己的一面。


  相关推荐



评论


请 [登录] 后评论

资 讯 概 况
  • 手机扫码分享
   |   沪ICP备09047808号-12   |     沪公网安备 31011002000571号   |     工商亮照
今期开码结果开奖号码-今期四不像一肖中特图-今期特马开奖结果香港